小说创作技巧百科

广告

原创小说赏析------婚路漫漫

2012-03-11 23:02:35 本文行家:高穹

漫漫婚路,你准备好怎么走了吗?挣扎在这座被钱钟书美其名曰“围城”的城堡里,每个人被圈囿其中,都以为从此无路可逃。其实小小的城墙里,布满了阡陌纵横的各条小路,通达四方。几近挣扎奔走的人们满以为走在这条漫漫婚路上,各揣鬼胎,就能达成自己的心愿。尽管这是个美丽的童话,也要乐此不疲舍弃一生的光阴为之追逐。直到生命完结的那一刻、、、、

                                                     

                                                            婚路漫漫

                                                                         高穹

    漫漫婚路,你准备好怎么走了吗?挣扎在这座被钱钟书美其名曰“围城”的城堡里,每个人被圈囿其中,都以为从此无路可逃。其实小小的城墙里,布满了阡陌纵横的各条小路,通达四方。几近挣扎奔走的人们满以为走在这条漫漫婚路上,各揣鬼胎,就能达成自己的心愿。尽管这是个美丽的童话,也要乐此不疲舍弃一生的光阴为之追逐。直到生命完结的那一刻、、、、

                                                                                     -----题记

                                                                  

     这是个春暖乍寒的时节,也是2011年的第一个惊蛰在早春里的季节。万物萌动,当春发生,抽枝展绿,勃发生命,这在毕可儿的浪漫心里自然又勾勒出了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的雏形,当然童话里的主人公----那位千篇一律的美丽动人的公主这次换成了她。

  “叮铃铃、、”

    最闹心的事不过是在厨房里正热火朝天的忙得不可开交时来电话,忙里添乱你一下。毕可儿时常能遇到这种情况,这不她正热情洋溢的筹备着丰盛的晚餐时,也不知谁这么会见缝插针,已经响过了数声,仍锲而不舍的,大有磨磨唧唧的来势。

    可儿不情愿地放下手中的家什,急促促赶进客厅。在这短短的行程里,她的脑子里一下子萌生了许多奇思妙想。她想像着最好在厨房里安置一个自动电钮与电话接通,再将电话的免提稍作一下改造,每次一来电话,不用动手,一按电钮彼此就能侃侃而谈了,这样可以节省多少时间啊。

    她接过电话,声音带着疲惫和焦急:“你好,你是、、”

    很快那边传来了很亲切的男中音,声音年轻富有磁性:“你好,可儿,知道我是谁吗?”

    刚才还一副心不在焉的情调,被这一问,可儿好像被鼠标点击了一般,心里蓦地一惊:“你,噢、、、”可儿犹豫着,这声音似乎有些久违,但又似曾相识。是他吗?

    ”是我,张小安。你还好吗?”真是他。可儿在那一刻大脑出现短暂的缺氧状态。但很快,她调整好状态,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他怎么能知道自己又回来了呢?

    “噢,是你,我还好,你还好吗?”

    “你说呢?呵呵,这几年你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朋友们在一起每每谈到你时,都会问起我你的情况,他们都还以为我们之间一直保持着联系呢。”

     这是张小安一贯的用情风格。他还是那样,一点没变。自以为将内心里的那点隐晦掩饰的不留痕迹,其实欲盖弥彰,不经意间就将自己的心迹表露无遗。

   “我这几年一直随丈夫在深圳发展。所以就和大家失去了联系。你今天找我不是专为叙旧吧。有什么事吗?”可儿不想再往下继续引申什么话题了,毕竟过去这么多年,自己的生活本就很挤兑,又何必为一些琐碎而烦心呢?

   “是啊,我就是有事找你。这几年我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天。你还记得你曾答应我的承诺吗?”

   “承诺?什么承诺?”可儿似坠入云里雾里般,一头雾水的。她想在他们之间还有过什么承诺吗?

    扪心自问,属于他们之间的那段记忆虽然经过流年岁月的剥蚀、碾压,演变得残缺而斑驳,但有一些过往仍会依稀摇曳在可儿心灵的一隅。成了她咫尺天涯处的一抹追忆,一缕忧思。也是她把玩文字时偶尔将其借用来充当那些哀艳婉约故事里的一个即兴素材。不过至于什么承诺,她确实忆不起来了。

   那边见可儿闪烁其词的,终于沉不住气了:“看来你真的不念旧情了。你曾答应我等我结婚时来参加我的婚礼。我就要结婚了。你会来吗?”

  “你还没结婚?”可儿有些不可置信,屈指算来他也有三十好几了吧。这么多年他一直身单影只,茕茕孑立,究竟为了哪般?刚才这句问,明明影射出自己内心的丝丝纠结,“我是说,你真的要结婚了?我祝福你。你早该有个能让你安顿的家了。”可儿为自己这番自圆其说感到幼稚。

   “光是祝福而已?你还没答应我参不参加我的婚礼。你可要知道这是我这么多年来唯一值得等待的一件事。你是我所有邀请的朋友中唯一不可缺的嘉宾。我诚邀你。”最后张小安在电话那边深情款款的说道:“我等着你。”

    可儿听到那边电话被轻轻扣下,发出一片忙音。她愣怔在那里,感觉像是游弋在曾经的梦里一般,这一切来的有些不真实。有几次她在梦中与他邂逅,那张阳刚帅气的脸时隐时现,模糊不清。他们一路亲密无间的谈笑着,茫茫黑夜,漫漫路途,他们一直这样携手走着,走着、、、不知要走到哪里。

    张小安啊张小安,都快结婚成了别人的丈夫,为什么还痴心不改?你这不是在强人所难吗?可儿再一次感到心力交瘁。参加与否对她来说,毫无选择权了。自己就是他手中胜券在握的一个筹码。但他只是一厢情愿而已,为什么要被他左右?曾经他也是这样爱你没商量,爱你飞扬跋扈的,爱你轰轰烈烈的。不管你是为人妻还是为人母,爱你不需要什么理由,爱就是爱,纯粹而干净。爱你时可以为你一宿不眠,洋洋洒洒写下几万字的心语;爱你时会在夜里驱车千里徘徊在你的爱巢周边,期期艾艾为爱守候;爱你时,当你不辞而别时会为伊消得人憔悴,梦里寻她千百度。这种爱一度令可儿难以抗拒,也甚感心力交瘁。

    再次回过头思忖是否参加张小安的婚礼,可儿毅然决然地做出了否决。但不参加得编织个理由。明明知道无论什么理由,对感情细腻丰富的张小安来说都是个美丽的借口,但可儿无路可择。

 

   

 

分享:
标签: 婚路漫漫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高穹创办课外辅导班已有数十载。每年的寒暑假都要招收欲参加课外辅导的学生,以各种辅导形式给以答疑解惑,传授知识。孩子们通过课外辅导班的学习,成绩有了显著的提高。也深得家长和学生的认可。所以也日积月累了许多辅导经验,与大家在此共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