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创作技巧百科

广告

原创小说赏析-----湮(下)

2012-03-05 11:46:55 本文行家:高穹

湮(下)高穹三哥因其貌不扬,被乡邻们戏称“丑子”。丑子在外是个有求必应的人,干活做事慎密认真,吃苦耐劳;为人处世实诚干练,对人又热情随和。所以在外人眼里他的口碑要比香叶好许多。那时,锁儿也与他们所见略同,认为三哥准是个疼妻爱女,知冷懂热的居家好男人。至于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完全颠覆了锁儿印象中的三哥的形象。第一次锁儿跟一个叫海子的同村男人为丑子的事争得脸红脖子粗,锁儿说他胡诌,丑子不是他说的那种心

                                    

                              湮(下)

                      高穹

 

    三哥因其貌不扬,被乡邻们戏称“丑子”。丑子在外是个有求必应的人,干活做事慎密认真,吃苦耐劳;为人处世实诚干练,对人又热情随和。所以在外人眼里他的口碑要比香叶好许多。那时,锁儿也与他们所见略同,认为三哥准是个疼妻爱女,知冷懂热的居家好男人。至于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完全颠覆了锁儿印象中的三哥的形象。

 

   第一次锁儿跟一个叫海子的同村男人为丑子的事争得脸红脖子粗,锁儿说他胡诌,丑子不是他说的那种心胸狭窄,没有气度的男人。急得海子直跺脚:“这是真的,我向天发誓。他亲自到俺家指责俺,为什么跟他老婆在一起?质问我对他老婆都做了什么?你说香叶比我大那么多,我能对她做什么?不就是因为俺养了鸡,香叶来俺那儿讨点养鸡经验,就被他发现了、、、、嗨,没见有这样的男人,自己往自己头上倒屎盆,扣绿帽子。”

 

   见他这么说,锁儿开始半信半疑了。不由得在心里盘点着三嫂对她说的那些话。三嫂告诉锁儿女人需要的体贴、温情、亲吻、拥抱之类的关爱,在三哥那儿完全屏蔽。而且对她不包容不理解,大多是猜疑、粗暴相向对峙。于是对爱的渴盼如空中楼阁般令三嫂望尘莫及,只能靠一点点幻想借以度日。

 

    当三嫂第一次看到锁儿的丈夫当着她的面拥着锁儿从她门前走过时,女人本来应该嫉妒、恨的目光,在三嫂那儿只剩下单纯的渴望和羡慕。当锁儿第一次听到三嫂这真实而悲哀的心声时,锁儿的心理百感交集。除了女人间的惺惺相惜外,还有对未知事物的难以理喻。锁儿无法想象一个男人不会用肢体语言去爱自己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顺其话题探及深处,锁儿在心里琢磨着他们夫妻间的性生活又会是怎样一番情形呢?如若三嫂说的那样,那么他们之间每一次行事夫妻生活,不是在做爱,而是在交媾。只是动物间的本能使然。如果两人都沿袭着动物本能,就不成题外话了。但恰恰三嫂是个知性、懂爱,需要爱滋养的女人,那男人给予她的就是残酷的野兽行为。三嫂作为女人没有享受到来自男人真正的爱。她其实一直在充当男人的性工具,一个有气息的性用品而已。

 

    那时三嫂还抱着一丝希望,以为是孩子跟他们在一起,他当着孩子的面不好意思做些亲密动作。但随着女儿小宇外出打工,一年难回来几次,剩下二人世界的他们,情感生活依然如故。三嫂曾主动去亲近他,没想被他一声“去去---”推搡在一边。嘴里还满了揶揄:“都多大岁数了,还老不正经。”被晾在一边的三嫂,像一枚在凄风中独舞的枯叶,情无所寄,飘飘落落。

 

     刚入五十来岁的三哥,能吃能干,身体健健康康。三嫂比他小五六岁,按理说他应该疼惜三嫂才对,怎么就会在爱的表达上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不懂得怜香惜玉?久而久之,真正失去“性”福的三嫂渐渐对夫妻间那点事由冷淡转化为反感。尤其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在这方面更加没有了念想。每次三哥向她索要,她都会以各种理由推辞。得不到一个男人应得的快慰和顾盼自雄的体现,三哥本湮伏在心里的狭隘、猜忌、自私,成了他不信任三嫂的导火索,一步步将小战役演变成大战役。

 

     于是,锁儿亲历了他们第一次生死之战。那是八年前的事了。一个夏天的傍晚,锁儿一家正在吃饭,前庭的大铁门忽然传来用力的敲打声,紧接着锁儿听到小宇嘶声力竭的喊叫:“锁儿姨,锁儿姨,快出来呀、、、”

 

    锁儿撂下碗筷跑了出来,打开大门,只见小宇上气不接下气,面呈土色。惊惧恐慌写满了双眼:“他们打起来了,俺爸正在掐俺妈呢,你快过去看看吧、、、”没等说完自己先跑回了家。锁儿趿拉着拖鞋紧随其后,冲进房间。只见三嫂一手抹着眼泪,一手捂着脖子在那嚎哭着。再看三哥蹴在炕边,满脸愠色,一声不吭。锁儿忙上前抱住三嫂,三嫂趁势扑在锁儿怀里。哭天喊地,要死要活的。这时,锁儿看到了三嫂脖子上两道紫红的掐痕,功绩赫赫般醒目。锁儿将目光投向那个她平日里比较尊重的,口口声声叫“三哥”的男人,心里汹涌着五味杂陈。

 

    锁儿将他叫到另外一个房间,目光变得冷厉而愤懑起来,她睥睨着三哥,第一次用一种鄙夷而费解的口气质问他:“你还是个男人吗?怎么能打女人呢?而且还下手这么狠。三嫂哪一点能赚得你这么打啊?就算她做出对不起你什么事来,你也不至于往死里掐啊。再说她是你的老婆呀,”锁儿望着那个一言不发闷坐在那里的男人,越来越觉得跟他生气都不值得,声音变得意懒而无奈起来:”三哥,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本以为你是个好男人,但现在、、、我今天能叫你三哥,还把你当男人看,改天我不叫了,说明你在我心里不配做男人,真的希望你能好好反省一下你自己,你这样做,会给三嫂带来多大的伤害!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是什么?你给她多少?你没有能力给没人怪你,但你又要亲自扼杀她仅存的那点幸福的念想,你说你多么残忍?你好好想想吧。”

 

   锁儿从这个房间走出又进入另一个房间,她走过来安慰一番三嫂,说尽了千番好言,终使他们化干戈为玉帛。这以后就再没听到他们鸡犬不宁的争吵过。再后来他们就搬到山上住,一住又是三四年。对于他们之间的事,锁儿也只能从三嫂嘴里偶尔得知一点。锁儿本以为他们搬离了这个群居之地,到了离群寡居,清心寡欲的“世外”生活,会有崭新的日子在等着他们,幸福也不会离他们太远。然而大的怨怼,小的争吵依然在他们之间不断上演。这一次三嫂又被三哥掐了,锁儿知道后心里七上八下的。但电话里锁儿没听出三嫂的声音有什么异样,反而还比以往镇静了许多。一贯惜时如命的锁儿,这次真的希望时间快点越过中午,好早日看到三嫂。

 

   送走了二叔二婶他们,离中午时间还有一段距离。锁儿望着不徐不疾的分针从一个格子爬过另一个格子,似乎也将自己的心事悬挂在上面,拽着,带着,奔着,跑着,辗转在分分秒秒的时光里。她的心一刻也没停止对三嫂的惦念。

 

   盼着等着时间趟过中午,来到午后。锁儿一边心不在焉看着书,一边不时地透过房门的落地玻璃将目光投向后院。三嫂每次来都走后院。她看到阿黑和熊熊一黑一白地绞缠在一起嬉戏耍闹。冬阳西行,光芒依旧温暖的照在他们身上。光秃秃的杏树在风中努力舒展着枝条,似乎对冬阳的远去依恋不舍,想要竭力在空中抓住最后的一米阳光般,神情中隐瑟着丝丝余悸。也许落日后黑暗来袭时,它也怕夜的黑。

 

   锁儿眼望着一分一秒如白驹过隙从自己身边走过,直到落日渐渐收敛最后的一抹余晖,三嫂始终没有出现。

 

   做晚饭时,锁儿仍在琢磨着三嫂的事儿,忽然电话响起,锁儿接过来:“喂,你三嫂在你家吗?”是三哥的声音。“没有啊,她说下午要过来,我一直在家等着呢。你们又怎么啦?”

 

   “嗨,为了一点事争僵起来。她拿走了家里的钱不知去了哪里。”顿了顿,三哥低沉着声音说:“我知道是我不好,上来脾气就忍不住。但这事都过去了好几天,我们都有点和好的迹象。半头午她还当着我的面给你打电话,说下午过去。可是吃完了晌饭她就、、、她还留了张纸条说要找属于她的幸福,我看她早有打算了。”

 

  “噢,是这样。怎么会这样?”锁儿在电话里应着,又像在自言自语。解脱了,两人真的都解脱了吗?三嫂何去何从,锁儿无心考证。以后三嫂还能不能回来,她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吗?锁儿仍无心思量。此时不知为什么,锁儿心如止水,她只觉得三哥以后在那些“无时思有时”的日子里会渐渐地看清真实的自己,原来滥用爱还要以“爱”粉饰的自己,其实一直是个不懂得“爱”的自私冷酷的男人。

 

   锁儿放下电话,此时夜幕徐徐落下。世界像一个摩天剧场湮没在夜幕的包裹之下,在这人生剧院里,每天都会有新的悲欢离合的剧目仍在上演着。锁儿将目光再次投向渺茫、清冷的夜空,那里有稀稀疏疏的星星在闪着幽忧的光芒。

分享:
标签: 原创小说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高穹创办课外辅导班已有数十载。每年的寒暑假都要招收欲参加课外辅导的学生,以各种辅导形式给以答疑解惑,传授知识。孩子们通过课外辅导班的学习,成绩有了显著的提高。也深得家长和学生的认可。所以也日积月累了许多辅导经验,与大家在此共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