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创作技巧百科

广告

小说赏析----悬而未解

2012-02-24 19:12:32 本文行家:高穹

《儒林外史》是我国古代讽刺文学的典范,吴敬梓对生活在封建末世和科举制度下的封建文人群像的成功塑造,以及对吃人的科举、礼教和腐败事态的生动描绘,使他成为我国文学史上批判现实主义的杰出作家之一。西班牙的塞万提斯写的《堂吉诃德》,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等都是极具讽刺意义的小说代表作。

     

      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小说的另一个类别-----讽刺小说。《儒林外史》是我国古代讽刺文学的典范,吴敬梓对生活在封建末世和科举制度下的封建文人群像的成功塑造,以及对吃人的科举、礼教和腐败事态的生动描绘,使他成为我国文学史上批判现实主义的杰出作家之一。西班牙的塞万提斯写的《堂吉诃德》,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等都是极具讽刺意义的小说代表作。

    下面和大家一起赏析我的原创讽刺小说------悬而未解

    

    冬雨伴雪,淅沥依旧,绵湿了大地一片。残秋斑驳,留下一地叶的荒凉。就这么在凄风冷雨中瑟缩颤抖,像垂死的秋虫在生命的弥留中仍不甘地振动着双翼,慢慢将辉煌化为腐朽。

 

    家很温暖。暖气片嗞嗞散发着热气。她坐在热炕上,浑身像烘焙的花生,阵阵体香氤氲在空气中。窗外的世界似乎与她屏蔽了般独自在那兴风作浪。但她的心绪却如这纷乱的风雨一直在辗转不停、、、、

 

   一个小时前,她接到一个通知让她到社区来一趟。当时闺蜜在电话中故意浪声浪气地说:“喂,你在家做什么?过来看看我呗,陪我说说话,我都想你了。”

    “我能做什么?外面下着雨,你就饶了我吧。”她顿了顿,略感到一丝异样,“你有事吗?”

    “嗯,有事。对了,上次党员会你怎么没有参加?”闺蜜半强调半戏谑地说:“好歹你在社区还兼一官半职的,就这么不听党组织安排啊?”

     “我真把这事忘了。再说当时正在上课,这么多孩子也走不开啊。”她自圆其说为自己开脱,“对了,那天党员会都讲了什么?”

    “你现在知道或不知道又有什么用?算了,还是告诉你吧。第一项议程宣布高书记因贪污受贿10万元被判刑十年;第二项议程,发展一批入党积极分子。这些都过去了,告诉你也没什么意义了。我找你另有一事。要不我过去?”闺蜜征求她的意见。

     “好啊,你过来吧。”她答应着,心里却如临众敌般忐忑不安。隐隐地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身兼副职的闺蜜事必躬亲,她已经感到事有蹊跷。

 

     她不由想到那个曾叱诧这一方政坛十多年的高书记。如今锒铛入狱,成为阶下囚,要在寒窗里度过他的余生。这是罪有应得还是因果报应?官场上的她曾经命运的改写多亏这位高书记,像高处流向低处的水一样,她只能顺其自然,任其自流。但她从没有憎恨过他,她坚信一切是天意。有朝一日上天会让她看到最终的结果。但她不知道现在这一切是不是最终的结果,曾经不可一世辉煌峥嵘的背后竟然隐晦着鲜为人知的蛊惑。为了大肆敛财,竟然徇私枉法,以权谋私,最终网漏吞舟,这一结局是偶然中的必然。说它偶然是因为高书记东窗事发,事出有因。身为一方父母官,不仅没有为一方百姓谋福利,求发展,而且私自征收和转卖村民的私有地。赖以土地生存的民众生源之根被剥夺,岂能听之任之,任其所为?最后百姓联名上访,告发了他的罪恶行径。这是高书记这位一村之长失职的一面。他视百姓如粪土,以功臣自居,远民众近高官。不得民心的官员只能毁以民众。而相对于那些历届以来私饱中囊,居高临下,却又能为百姓创收致富,左右逢源的村官,能在官场上顺水顺舟,仕途畅通,只能说高书记时点不正,老马失足。

 

     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心存侥幸的,即便逃过了法眼,也逃不了良心的谴责和诘问。

 

      她听到门被轻轻拉开,传来鞋跟叩击地板的清脆的声响。一会声音变得轻重缓急,随着声音的消弭,她转头看到了闺蜜一身职业装站在她眼前。

 

     “你好幸福啊。”闺蜜巡视了一下房间,然后将目光落定在她身上,“屋子好暖和噢,就你一人?”

 

      “嗯,快坐下来。”她拉过闺蜜迫不及待的问:“到底有什么事?”

 

      闺蜜将脸别向一边,面目表情在做着深思熟虑的调整,再次转向她时,一改来时的亲密无间之状,神情凝重的递过一张纸,压低声音说:“你自己看吧。”

 

     她接过来看了看,身体不由一阵燥热,但心里异常的冷静。面对这张纸她竟不知怎么说好。

 

     “这是怎么回事?”她问。

 

     “星期一早晨上班时发现的。当时贴在门上。”闺蜜如实说,“然后被小张揭下来。揭下来时还发现粘的胶没干透。”

 

     “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她淡然中透着坦然。

 

     “这不是来跟你商量吗?书记让我找你谈谈。”

 

     “那你认为这里说的都是事实吗?”她目光冷峻地逼视着闺蜜问道。

 

     “这还用说,就咱俩的关系还有问?你现在一定要将写这封告发信的人找出来。想想能是谁做的?你都得罪了谁?不要让他(她)越过社区上访上级部门。”闺蜜一板一眼地指导着,将气氛渲染得尤其凝重。

 

    “有这么严重吗?告发我的人无外乎是某位家长或家长外的另有所图的人所为。他(她)给我列的几条,哪一条能成为事实?这些你们可以去调查啊。说我放假早,历来都是这个月份,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再说都是经过家长同意的;说他的孩子好几天没吃饭,老师也不管,这点你们可以找食堂老板娘核实一下,看有没有这种事;说我每天8点到校,误了他(她)上班时间。这一点我早有所规定,7:50之前必须到校。不得7:30前进教室。一是让孩子有充分的睡眠时间,二是来太早会影响隔壁的一二年级学生早读。我一直在履行。我每天必经食堂,这点食堂员工可为我作证。就列了这几条就要求社区撤换老师,你们不觉得有点可笑吗?他(她)的目的性已经很明确了,就是想越俎代庖,喧宾夺主。我无所谓,你们调查清楚了,若以上几条属实,我不请自便,决不会给组织添什么麻烦。”

 

    她情绪有些激动,但一直从从容容,谈吐淡定。说这番话时,她的目光一直没离开闺蜜。她在揣测着闺蜜的心思。

 

   “这些你不用跟我说,我说过咱姊妹俩没有挑的。我知道这是有人坏你。但这是我的分内工作,书记若问到,你就说我们谈过这事。总之,有之则改,无之加冕。我还是那句话,好好在家梳理那个人是谁?你得罪了谁?”

 

    这个人是谁?闺蜜走后她确实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闺蜜反复暗示她得罪了谁,这里究竟隐含着什么?其实她心知肚明。

 

    要说得罪了谁,她目前真的没有。若有那也是以前的事了。她这个人是个典型的公事公办,拿老百姓的话说在官场上吃不开的人。自然会得罪某某领导。而这位领导又恰恰与闺蜜势不两立,面和心不合。她们之间有许多睚眦之怨。

 

     最近因彼此孩子学习的事,她与那位领导走得有些近,这在闺蜜那儿自然要漩起一层波澜。其实,她早有洞察,只是昭而不揭罢了。

 

    发生这件事,让她想起了那位入狱的高书记,事出有因,只是与她今天这事异曲同工而已。

 

    这人到底是谁?外面雨夹雪此时变成了零零落落,轻轻袅袅的雪花。一如她心中那个悬而未解的答案在执着地悬浮着、、、

分享:
标签: 讽刺小说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高穹创办课外辅导班已有数十载。每年的寒暑假都要招收欲参加课外辅导的学生,以各种辅导形式给以答疑解惑,传授知识。孩子们通过课外辅导班的学习,成绩有了显著的提高。也深得家长和学生的认可。所以也日积月累了许多辅导经验,与大家在此共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