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创作技巧百科

广告

如何创造出更好的小说作品来

2012-02-22 23:50:58 本文行家:高穹

一部好的小说之所以会引起读者的共鸣,不仅是因为它的故事情节耐人寻味,有可读性,更是因为作者特立独行的写作手法或独具匠心的谋篇布局产生的视觉和心理效应而致。

         

      一部好的小说之所以会引起读者的共鸣,不仅是因为它的故事情节耐人寻味,有可读性,更是因为作者特立独行的写作手法或独具匠心的谋篇布局产生的视觉和心理效应而致。

     一些小说写作者,尤其是那些初写作者们,经常会因为对小说的写作技巧掌握的不透彻,写出的小说漏洞百出,不是欠缺火候就是缺乏色彩。整篇小说读来清汤寡水,无滋无味。

      那么如何创造出更好的小说作品来呢?这是个很广义的概念。要想写出好的小说作品,不紧要掌握小说的写作技巧还要博采众长,学会鲁迅的拿来主义,多读多记,好的章节,好的段落,好的语句,好的词汇,都是构架一部好小说必备的适才。借鉴并非是照录,要有选择性,有针对性的,有目标性的去读和记。不要全盘地拿来,不然会杂而不精,冗而不练。在这里建议小说初写作者多看一些精选本的书籍。比如《小说最美文》、《中外小说精华》、《小说精选》等。这些书籍集众家之长,选录精粹之文,能让小说写作者们快捷地借鉴到好的文章的精彩之处。

    一部小说的好坏,写作技巧是关键。但小说技巧包括什么这将在以后的话题一一说明。只有掌握好小说写作技巧,才能在下一步谋篇布局上做好故事情节的铺陈和人物的刻画。小说的开篇、高潮与尾声如何随着情节的展开和推进而跌宕起伏,风生水起都是一部好小说要拿捏有度的地方。人物的塑造上要通过语言描写、动作描写、心理描写让人物活脱鲜明,充满个性。小说三要素之一,环境描写,也是一部好小说写作时不容忽视的地方。适当的环境描写会使整部小说或整个章节徒增生活色彩,更鲜明的衬托主人公的心境,烘托小说要反应的社会背景。

    下面我给大家介绍自己的一部原创小说,与大家共同切磋学习。

                                              较量(上)

                                                    高穹

                                          

    风终于静谧下来,雪花静美的绽放着。透过窗玻璃能看到层林叠嶂间那抹落日余晖浸染得如此疲惫,静等着茫茫黑夜无声的侵吞它最后一丝温热。

   柴门紧扣,几声犬吠,走进来的并非是风雪夜归人。

  “呀,稀客啊。村长大人怎么有时间来访呀。快进屋。”阿香嫂满脸的笑容在村长进屋的瞬间也随即凝结如冰柱般。

   “这么时候来也不算晚吧。正做饭呢?”村长言不由衷的与阿香嫂搭讪着,目光却有备而来似的,四处环视着。脚步在房间里到处逡巡着。“喜子还没回来啊?”他接着问。

   “快回来了。我饭不急着做,先陪村长坐坐。村长亲自到来想必一定有事吧。” 机灵的阿香嫂搬了把椅子给村长,自己也放下了手中的活坐了下来。

   “是啊,是有事。我想等喜子回来再说吧。反正我也不急,就一个屯子,村东村西的,也不远 。”村长看样子是姜太公钓鱼---稳坐钓鱼台了。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反正我们家我说了算。喜子在不在家无所谓。”阿香嫂狡黠的看了一眼村长,心里淡定自若的。

   “哈哈、、你说了算?你是房主啊。”村长有些不屑地瞟了一眼阿香嫂,“不过你是挺厉害的,属于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类型。但这件事我要听听喜子的想法。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吧。”

   “呵呵,村长过奖了也言重了。我们家喜子哪有这等谱让村长在百忙之中专门来家拜访等候。真的受用不起。我说过我们家什么事我说的算,再说喜子这人你不是不知道,闷葫芦似的,一针扎不出个血。家中什么大情小事还不是我做主?所以村长就不要卖关子了,有话就跟我直说了吧。”

   村长听了阿香嫂这番话,不说什么,只是像扫描仪似的用复杂的目光在阿香嫂身上来回扫瞄着。他在想着一个问题:这个女人脑袋瓜里究竟埋着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药?自从保税区搬迁办下达搬迁通知以来,韩家屯这块巴掌大的地方,前前后后就生出了许多令村级领导大伤脑筋的搬迁前期和后续要解决的问题。如果说这些还算不够棘手的问题,那么做像阿香嫂这样十多家的钉子户的思想工作可就是痛心疾首的大事,也是目前村领导全力以赴要做的重中之重,当务之急的工作。

  在这十多家的钉子户中,阿香嫂是他们的主心骨,也是掀起整个搬迁狂澜,令工作不能正常进行的发起者,更是手里掌握着保税区搬迁办领导与村级领导勾结一起的种种黑幕资料的目击者。

   阿香嫂坦然的迎着村长冷飕飕的目光的扫瞄,眼里始终笑意如春。她也在心里为眼前这位村级干部定位着:你个冠冕堂皇的一村之长,有什么资格跟我对峙着?明明知道你的一些把柄在我手里攥着,还敢来造次?别人可以糊弄过关,在我这里就是妄想。别忘了我曾经的身份,也是曾经跟着你忠心耿耿为村级事业鞍前马后效力的基层工作着。村组里每家有多少棵果树,多少亩良田,它们都分布在哪里,就是闭着眼我也能找到。何况你们家那几亩田,那几百棵果树?怎么就会一夜之间变成良田几十亩,果树上万棵,而且棵棵都是十年以上树龄的果树(十年以上的树木包赔的钱数多)。还不是你们勾结搬迁办,为了整治我们这些仅靠几亩薄田过活的,搬迁后没什么大攥头的村野鄙夫,而为自己捞好处,对我们不择手段的吗?哼,等着瞧吧,就这么僵持着,看谁笑在最后。那些搬走的,一是因为家有果树和良田,包赔不少,自觉值得;二是在你们所谓的优惠的搬迁政策鼓噪下,分为什么前期款项奖给带头搬走的村民,一些村民就为了那么一点蝇头小利不惜舍弃为此营造半辈子甚至一辈子的家园,背井离乡。这是什么世道?共产党的天下,人民大众的天下,怎么就会发生这样明目张胆欺压民众、贪赃枉法的丑陋之事?你这个村长我看是到了穷途末路了,仕途多舛啊。

                    (下)

  在彼此激烈较量的分分秒秒里,阿香嫂始终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态,将内心的鄙夷、厌恶掩饰得不留痕迹。而相对于她的对立人物---这位村长,面目表情却毫不掩饰的在做着戏剧性的变化:忽阴忽晴,忽冷忽热。他似乎揣度到了阿香嫂确切的心态,但又不知如何应对。被阴暗包裹着的自己,阴冷的目光一次次被阿香嫂温情含笑的眼神折射别处。那是笑里藏剑的目光啊,具有超强的杀伤力,足以让他的阴暗、诡诈无机可泄。

   前前后后,软硬兼施针对像阿香嫂这样顽劣的“刁民”,他们可谓煞费苦心啊。软的时候,竟然能无条件满足阿香嫂各种无理要求。但前提是这些条件只能限他们一家享用。而且还要保守秘密,带动其他钉子户尽早搬离本村屯。阿香嫂却一笑了之,辜负了他们的“良苦用心”;硬的时候,面对动迁办雇佣来的社会无业游民,流氓痞子的打砸抢等一系列伎俩,阿香嫂也是笑不露齿,目光温冷适度的直视着他们,直至那些痞子在炎日里竟然也不寒而栗,自行告退。

   这是个怎样的女人?!黔驴技穷的村长有数秒钟差点攻破自己的极限,露出本质里的狰狞。若不是披星戴月的喜子一身寒气的走进家门,想必在这场较量中就会上演新版本的“阿庆嫂”与“刁德”《智斗》的剧目。

   “呀,喜子回来了。干活干这么晚啊。我等你老半天了。”随着喜子的出现,村长变脸术般转瞬又变回刚来时的那副自把豆包当干粮看的神情。

   “嗯,哪一天不是这么晚回来?”喜子闷闷的应着,眼睛却很自然的看了一眼阿香嫂,阿香嫂也不失时机地回应过去,彼此的目光在相互交织的一刹那间,迸射出心领神会的默契。“村长咋有时间来我家呀?”

    “咱们村长说有事专等你回来商量。这不,我还成了多余的人了。正好你回来,陪咱村长聊聊,我去做饭了。”没等村长接言,阿香嫂快人快语对喜子一通说。又意味深长的拍了一下喜子,转身进了厨房。

    接下来的谈话内容,让身在厨房,心却在厅堂的阿香嫂字字句句听在耳里。完全是她意料之中的。无外乎是穿着新鞋走老路的动员迁离的俗套。只是这次换汤不换药地拿老实巴交的喜子开刀。整个谈话过程中,喜子几乎没说什么。尽管村长极力压抑着声调,但有多处还是因为喜子的缄默其口,明哲保身而表现出亢奋状态。

   “我说了这么多,你就表个态吧。毕竟你是户主,大男人当家顶天立地。怎么能跟老娘们似的蔫了吧唧,拿不定主意。”眼看劝说无果,村长只好拿出了他的看家本领,居高临下,以功臣自居教训并威逼起人来。“我说过像你们这样顽抗到底的,没什么好果子吃。到时候搬迁办自有他们的办法。等他们收回了你们的三亩八分地后,就让你们住在这里,你们还能靠什么过活?人家都住上了新楼房,吃着养老金,开着赔偿款买来的私家车,而你们、、、我真是想不通啊。只要你们带头动员其他人迁离,还是那句老话,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是啊,我也是想不通啊。还是让阿香拿个主意吧。”

    随着喜子走进厨房,不痛不痒扔下这句话,村长内心压抑已久的狰狞烈火也随之被挑逗起来。敢情他的一席唾沫四溅,苦口婆心之言白说了。本想从喜子这里找到突破口,让问题有所解决,但没想这老实人和他老婆竟然如出一辙,一路货色,还双双戏耍了他。尽管有些气急败坏,但毕竟一村之长,身经百战,荣辱不惊。

   “ 那好啊,我算是看透了,你们两口唱着双簧戏来跟我叫着劲。那以后发生什么事就跟我没关系了。我走了!”

    “哎,哎,村长别走啊。你看我家喜子就是这样。我说过有什么事跟我说,家里我做主,可你就是不相信我。”阿香嫂上前挡住了欲走的村长,接着说:“其实你说的话我句句听着呢。看似有道理也为我们着想。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的日子不好过,你们的日子就好过了?彼此彼此嘛。自从国家下达《搬迁法》后,搬迁办飞扬跋扈的气焰才有所收敛,为什么啊,还不是狗眼见人低吗?这话糙理不糙。因为有了条条框框的约束,不能强拆民房,他们包括你们才没有剑拔弩张,不然我们现在得住露天地了。不是吗?得得,老百姓过一辈子不容易,我们也不想背后被人戳指。我只有一个要求,让我们剩下的十来户都能享受这优惠政策。”

    “哼,若是这样我还用来找你?再说给了你们这些人特殊照顾,搬走的几十户会心甘吗?切,不说了,走了。”

    看着很快隐没在茫茫黑夜里的村长的身影,阿香嫂和喜子相视而笑,笑得很坦然,很舒畅。

分享:
标签: 小说创作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