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创作技巧百科

广告

原创小说赏析-----湮(上)

2012-03-04 18:49:45 本文行家:高穹

至于三哥和三嫂从什么时候开始了东边太阳西边雨,阴晴不定的日子,锁儿早没有了记忆。但事出有因,那时锁儿隐隐约约从三嫂言谈中已得知一二。

   今天给大家呈现笔者的《婚姻伦理三部曲》之二《湮》这篇具有乡土气息的情感小说。共同切磋学习。

                                        湮(上)

 

    冬天的早晨,在这一片土地上,阳光一直躲在山坳里,就像那些赖在被窝里不肯起床的闲置在家的人们,也在偷着懒,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冥思做想着,过着得过且过的日子。

 

   狗的狂吠闹扰了晨的冷寂,邻家的那只公鸡也跟着“呴呴”地啼叫起来。趴在热乎乎床褥上看着闲书的锁儿被这鸡狗琴瑟和鸣的叫嚷声搅乱了心绪。她索性放下书,穿上衣服,走出户外。丈夫早晨临走时将两道房门关得严严实实的。整个大院在冬晨里像一位世纪老人,充满着殷实和安详。

 

   小狗阿黑看到她走了出来,更加欢腾起来。一会冲着大门外狂叫,一会朝着锁儿上下蹿跳,将锁链拉扯成一条直线。就像一支即将离弦的箭般,只要一挣脱便会义无反顾朝着它的目标有的放矢而去。

 

   锁儿朝着大门方向看了一眼,噢?一只手伸进门眼里在拨弄着门闩。手一会又缩了回去,再也没伸进来。阿黑仍狂吠不已。蹦跳着改变了叫的方向。它跳上自己的小窝,两只前爪搭在墙上。抻着脖子向外张望着,叫嚷着。

 

    锁儿知道外面有人来,便走了过去将大门打开。她看到了那两位她叫二叔二婶的老人正相互搀扶着往回走。

 

   见锁儿出来,二位老人回转身,锁儿忙说:“二叔二婶,你们要理发吗?”

 

   “嗯哪,我们俩还以为你没起来呢。就不敢打扰正准备往回走。”二婶忙解释说。

 

    “好,你们快进来吧。”锁儿忙把他们往屋子里让。

 

   二叔佝偻着身子由二婶搀扶着蹀躞地挪动着脚步。几年前二叔得了一种怪病,身体一部分一直哆嗦,后来又发展到浑身都哆嗦。医学上称为帕金森病。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的觉,整个人被折腾得瘦弱不堪。他走起路来如屡薄冰,举步维艰。锁儿也帮搀扶着进了家门。二婶嘴里一直没停止唠叨:“嗨,弄了这么一个人,我也跟着闹腾,成天睡不好觉,真是愁死人了。”

 

   锁儿理解近七十岁的二婶作为女人,确实不容易。自己也是一身病,前几年还查出了子宫癌。没钱化疗硬是凭着顽强的毅力挺了过来。虽然有一儿一女,但谁也指望不上。儿子四十好几了还孤身寡人,一身清贫。屋漏偏逢连阴雨,去年在厂里上班时还摊上了事故,左腿落下了残疾。这样一个家庭,锁儿深表同情。从事理发十多年,锁儿一直免费为两位老人理发,大多时候都是上门服务。她还偷偷向社区领导反映了他们家的情况,给他们申请了贫困户。这样他们每年会得到一点补助金。虽然对这样一个每天需要大量药物来控制病情的家庭来说有点杯水车薪,但多少能帮贴补些。

 

   走进屋子,二婶执意二叔先理发。待二叔哆哆嗦嗦落定座位上。锁儿边给他理发边与他们闲侃着。说些让他们开心的事。劝慰他们什么事要想得开,已经这样了只能好好活着之类的话。

 

  二叔也许被病折磨的原因很少说话,时常缄默不语。都是二婶一人在说。说些家长里短,鸡零狗碎之事。山坳里这一方土地上一百来户人家每天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锁儿大多都是从那些前来理发的乡邻们处得知的。这次她又从二婶这儿得知仅与她一街之隔的翁四,最近得了脑血栓。刚入六十来岁,家里还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无房无工作的、、、又谁谁家儿媳被儿子打跑了,领回来一位膀大腰圆的女人在一起姘居着,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又谁谁家儿媳生了一个脑瘫儿,把一肚怨气撒向那个常招人来家打麻将,将家里整得乌烟瘴气的婆婆。致使婆媳间的睚眦之战不断爆发、、、

  

    锁儿听着这些闲言碎语,只当是耳食之论。偶尔会发表些自己的观点,却耐人寻味,造就有益。有时她也会很不礼貌地打断一些长者的话头。劝诫他们多考虑些自己家的事,别瞎操别人家的心思。不管他们生不生气,说过了就过了,又重新起话头,点明另一个话题。有时也会遇到大谈时政要事,关注民生的主儿,锁儿就细心听,在心里揣摩,思量,不失时机抛出自己的一管之见,却很有见地,挑旺了那主儿须眉不服巾帼的劲儿。锁儿就在心里偷乐着。觉得这样很有意思。

 

   日子每天都会在这些琐事中飞逝而过。锁儿不希望在这片山坳里会继续发生一些不得人心的事儿。而企盼着新一天会有新的美好的事儿发生。

 

    二叔理完了发,被二婶小心翼翼搀扶到一边坐好。自己落座在理发椅子上,等着锁儿。这时电话响起。锁儿接过电话:“喂,噢,三嫂啊、、、嗯好,我下午在家等你。”

 

     锁儿刚接了她叫三嫂的女人的电话,说下午要过来,让锁儿在家等她。三嫂曾经是与锁儿比邻而居的邻里,平日里她们相处得很好,不分彼此。后来三嫂一家搬到了山上去住,在那里开辟了一片纯绿色生态园。先是养了狐狸,后来因管理不善,出现了入不敷出的现象,便挑了不干。再后来养了一些跑山鸡,向外供应纯绿色鸡蛋。他们每天吃纯绿色食材,喝纯天然山涧泉水,并呼吸纯自然空气。许多久居鸽子笼里的城里人会常来这里用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装满这山涧泉水,或开私家车,或骑摩托车,大多骑自行车一趟趟往回托运。用这水泡茶或煮粥,口感纯正,味道甘醇。据说常饮用会延年益寿。

 

   按说在这样一个四邻不扰,胜似世外桃源的环境里生活,心情应该舒爽、快活。但锁儿会经常从三嫂那儿听到她和三哥间波波渣渣的情感碎事,令锁儿平添不少远虑近忧,愊忆不畅。

 

   言及三嫂,二婶忙打开话头:“嗨,香叶(三嫂)真是的,丑子(三哥)每天累死累活的在外干着农活,人没有个闲停时,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听说他们经常打闹,都是香叶的事。这不,前几天两人又为了点事吵了起来,丑子差点把香叶掐死,还是经过那里的托水人解了围。闹得满坦子都知道。”

 

   “什么?你说什么?”锁儿忙停下手里的活儿,打断二婶的话头,愕瞋着一双杏眼,“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会有这事?我怎么没听说?”

 

    “啧----”二婶把理了一半的头歪向锁儿,并用目光斜睨了她一眼,满脸的表情立马凝聚到一处:“你看,我怎么会说瞎话啊,这是真的。街上人都在叨咕这事呢。你成天也不出门,哪会知道?”

 

    “那三嫂不会有事吧。”锁儿不由的为三嫂担心起来。

  

    “谁知道啊,听说丑子怀疑香叶在外有了男人才这样。嗨,不说了,都是些瞎猜疑的话,这年头的,什么事都有。”二婶无心说着,锁儿却有心听着。

 

    毕竟和三嫂是多年远亲都不如的近邻。锁儿刚嫁到这儿时三嫂像自己姐姐似的没少照顾她,帮她打理生活上的一些琐事。三嫂长得很俏生。做起事来快手快脚,干净利落。锁儿有不会的针头线脑的活儿都会去求她。只要锁儿求到她的事儿,即便手头多忙,三嫂都会欣然应接下来。这些细碎的小事日积月累在锁儿心里,让她深谙投以木瓜,报以琼琚的的道理。所以每逢三嫂有什么难处,她也会倾其所能,给与帮助。比如锁儿的丈夫是位出租车司机,只要三嫂一家有用车的地方,锁儿都会二话不说替丈夫应承下来。平日他们两口的头发,锁儿都无偿包了下来。多年来他们之间一直这样来而往之,睦邻和好,相安而居。

  

    至于三哥和三嫂从什么时候开始了东边太阳西边雨,阴晴不定的日子,锁儿早没有了记忆。但事出有因,那时锁儿隐隐约约从三嫂言谈中已得知一二。

分享:
标签: 小说赏析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高穹创办课外辅导班已有数十载。每年的寒暑假都要招收欲参加课外辅导的学生,以各种辅导形式给以答疑解惑,传授知识。孩子们通过课外辅导班的学习,成绩有了显著的提高。也深得家长和学生的认可。所以也日积月累了许多辅导经验,与大家在此共飨。